headerphoto

也只有那里了

2020-08-10 10:13

陶女士说,她和丈夫林某去年9月份就分居了,过年这几天也都在娘家。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三天前,当时两人见面讨论有关债务和离婚的问题,但是没有达成一致意见。

医生当即决定做手术。主治医生吴元元说,手术从下午5点多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多,两个小时才将异物取出。金属异物打入伤者体内约20厘米,他们先是从后面伸入钳子,但是探不到异物,随后又从正面开了个口子,终于将异物取出。

遭枪击的陶女士是泰顺县某医院的一名护士长,今年33岁。昨天下午,虽然身上仍然挂着软管,只能侧躺在病床上,但她的精神已经好多了。

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泰顺县罗阳镇洪一村。陶女士的父母家靠近马路,共有四间,两层半的农房,家里来了不少亲戚朋友。

事情发生在2月26日下午,泰顺县罗阳镇下洪社区洪一村,陶女士的娘家。当时,她刚从罗阳镇上回到父母亲的家中,家里的几个兄嫂也都在。在一楼和他们聊了一会儿之后,她来到二楼的楼顶,找她的二哥商量事情。

她们家的楼顶前半部分是阳台,后半部分是房间,二哥正在中间那间房里对着电脑打字。陶女士因嫌脱鞋进入房间麻烦,就双手依靠着门框,上半身探进房说话。

陶女士突遭“枪击”一事迅速在当地传开。关于她为何会遭到“枪击”,又是谁做的这件事,一时之间,众说纷纭。

“我突然听到‘砰’的一声响,然后感觉左侧屁股好像被打到了,感觉好像鞭炮在我体内爆炸一样,很痛!马上就哭了出来。”陶女士说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放鞭炮。后来就感觉不那么痛了,但是麻麻的感觉。

附近的邻居们告诉记者,陶女士和丈夫林某结婚八年了,两人关系很僵,经常“打冷战”,最近正在闹离婚。林某经营着一家汽车修理厂,几年前在建厂房时,陶某为他四处借了200多万元,但是林某却一直不还款,两人在闹离婚时为此产生矛盾。林某性格孤僻,几年前还曾持刀威胁过陶某。

泰顺公安一名刑警也表示,该金属异物并非子弹,应该是铅弹。目前,该金属异物已被警方取走调查。

记者站到这座民房的三楼阳台上,能够清楚地看到对面的阳台。据住在该民房的一位老奶奶称,当时她在一楼杀鸭子,听到楼顶传来了类似鞭炮爆炸的声音。而她的老伴则称,当时他听到好像有东西打到家里木质的墙板上。附近一位目击者回忆,当时他看到有一个长相清瘦的四十几岁的男子,在那间民房的楼顶上转悠了很久,觉得很可疑。

“她平时为人很好,家人也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从来没有和人结怨,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。”一位同事不解地说道。

大哥说,当时他在一楼,听到不远处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响,但他们出去寻找时,却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。他指着房子左前侧约30米远处的一间三层破旧民房说,据他们推测,“子弹”很可能是从那间房子的阳台上射击的,因为在这附近能够打到他们家三楼阳台的,也只有那里了。

“意识到有可能是遭到了枪击,我就马上打电话报了警。接电话的民警起初也不敢相信,跟我反复确认了好几次。”陶女士说。

陶女士说:“金属异物所在位置,靠近大腿前侧,边上不远处就是股动脉,再上面一点就是脊椎了。还好没有打到动脉和脊椎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”

听到妹妹的叫声,二哥马上放下手头的事,跑到阳台上,想要看看是谁在放鞭炮,但四下无人。转身看到地上有血迹,他就把妹妹背到二楼房间,叫来老婆给妹妹查看伤势。陶女士的左侧屁股上有一个伤口,穿的三条裤子被击穿。

送到医院进行拍片后,医生在陶女士体内发现了一个金属异物。记者通过拍的片看到,异物约有一厘米长,头部呈圆形,有点像蘑菇。

接警后,泰顺警方迅速介入调查。据出警民警介绍,他们实地查看了现场,并未发现如弹头、弹壳等可疑物品和相关痕迹。

她二哥说,做手术的医生是一位退伍军人,他看到后说这个东西很可能是铅弹,发射这枚铅弹的,十有八九是高压气枪。

大哥说,妹妹受伤后的那天晚上,他打了个电话给林某,林某说自己在去杭州的路上,答应会回来看妹妹,但一直没有出现。